牛頓騙人。

關於部落格
  • 82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6918,內含H&BL&觸手。請慎入。


他就這樣什麼也不說得撫著他的臉,笑曰,真美。

那天是夜,天空沒有半朵雲的存在。

雲雀恭彌大口的喘著氣,傷痕累累的軀已經無法在戰。

在他面前的是六道骸,他戲謔的笑著,然而經過方才的打鬥,身上卻沒有任何一點傷。

就連灰塵也沒有。

「喔,不行了呀。」他走到雲雀恭彌的面前,想窕起他殘存的鬥志。

「真弱小。」六道骸在雲雀恭彌的額頭輕輕一點,原本就很難站好的雲雀倒了下去。

六道骸像是孩童看著玩膩了的玩具一般,忽然閃過念頭,他情色的笑著。

「來點餘興節目吧。」





「啊……!」雲雀恭彌赤裸著身子,在這依然有點寒氣的春夜顫抖著。

被幻覺的蓮給捆住,真狼狽!

雲雀不語,望著眼前那個用有點深情眼神看著自己的六道,有點作嘔。

他想動,卻動不了。「真有趣。」六道說,然後走向前,輕輕的摸著那令人不堪的地方。

頓時,雲雀恭彌深恨他自己的身體。居然對了這種傢伙的觸碰有了反應。

六道望著眼前的美好光景,笑曰「真是敏感的身子,我只是輕輕的摸而已呢。」

彈指,那幻覺的蓮似乎是六道的精神一般的跟著挑動雲雀每一個敏感點。

雙乳,後庭以及那令人不堪的私處。「唔…住手!」雲雀喊著,蓮卻一點也沒有停下動作。

蓮就這樣把雲雀的私處給緊緊包覆著。

眼淚是弱者才有的東西,他這樣告訴自己,一邊強忍著淚。

「跪下來求我,我就讓你解放。怎麼樣?」六道讓蓮把雲雀放下,卻還是緊緊的吮著他的私處。





「嗯啊!不要…!」進進出出,蓮像是擁有了自己的意識,亦是壓抑了很久的突然爆發。

對著雲雀的後庭抽出進入,六道看著這樣的景象卻沒有一點的動作。

「喔?那就求我吧。」六道低頭望著雲雀,雲雀被迫抬頭看著,一往上,就看到六道那高漲的欲望。

雲雀吐出了舌,還能動的手,解開了六道的褲子,將他的欲望含入口中。

「唔…真主動啊…並盛中學的都這樣嗎?」六道扶著雲雀的頭,然後瞇起雙眼享受著。

就在即將要爆發的那一瞬間,雲雀停下了動作。

「喔?」六道望著眼下的人兒,朦朧的雙眼抬頭看著自己,這般美好的光景可不常見。

尤其他又是並中最強大的委員長。

彈指,所有的蓮消失不見,倒是出現了張桌子,六道將雲雀壓在桌上,把自己的欲望放進雲雀的後穴中。

抽出,插入,抽出又插入。

「啊哈、哈啊…哈…等、啊啊…!」雲雀無法把斷了的字連成一句話,只能斷斷續續的呻吟著。

夜,長著呢。





夜色猶然,六道望著靜置沙發上的雲雀。

這樣美好的光景不知未來何時還有,他想。

就這樣不是敵人也不是朋友的感覺,就靜靜的待在他的身邊。

挺好的,這種感覺。

望著遠方朦朧的月,跟方才雲雀的眼一般朦朧。

走近,他輕撫上雲雀的頰,笑曰,真美。

殊不知後者只是裝睡,一點也沒有睡。





FIN


哇啦。

真是害羞(奔(屁

狼有警告了喔,沒心理準備的進來不是狼的錯XDDD

不可以怪狼喔,嗯就這樣,狼很乖狼要去睡了大家晚安(奔走

可以給評,狼歡迎這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